一个“乌合之众”的自我修养

在汉语语境下,“乌合之众”不是什么好词。“乌合之众,初虽有欢,后必相吐,虽善不亲也。”这是《管子》有关个体在群体中从“初”到“后”表现之不同的描述。参看《论语》中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一句,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:乌合之众不过是小人的集合。这一结论对于生活在十九、二十世纪的某位群体心理学家来说,并不成立。

他叫勒庞,因一本《乌合之众》为人所熟知。多少年过去了,群众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早已蔚为大观,但这本《乌合之众》作为活水源头依旧长期占据着人们的阅读视野。这究竟是怎样一本书?其魅力何在?想必不少人也会像我一样产生类似的疑问。带着这样的疑问,我翻开此书,获得了书中思想的大致轮廓。

简言之,该书描述了这样一种怪象——个体进入群体之后,就不再是原来的个体。他与其他个体一同组建了拥有独立“人格”的群体,这个群体仿佛一个全新的完整生命,有着自己的性格和思维方式。群体中的个体,会“鬼使神差”地说出一个人时绝不会说的话,也会做出一个人时绝不会做的事,且赋予了这些话和事以不容置疑的真理性和正义感。无论这个个体是文盲还是知识分子,是平民还是贵族,也无关职业身份、智商高低。

你几乎能在每一张书页里无可避免地与自己相遇,与群体中的那个自己相遇。因为,几乎每个人都是乌合之众,在读此书之前就是,读后,也很难不是。而读的必要,就在于更了解自己,幸运的话,能为自己从群体模式中走出来捕获一线生机。

生机就在险境之中。要知道如何退出乌合之众,就要知道乌合之众如何养成。以下,我以一个资深乌合之众的身份,谈一谈如何成为一个乌合之众。

成为一个乌合之众,关键在于掌握以下三个窍门:

第一,要有归属感。

勒庞说,“人到群体中,智商就严重降低。为了获得认同,个体愿意抛弃是非,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。”归属感的获得,十分巧妙,一切几乎是在无意识中完成。进入群体后的个体,仿佛是被催眠师催眠了一样,陷入迷幻状态,自觉进行自我“阉割”,去除个性,滋生集体荣光,进而甘愿为集体信念毫不犹疑地慷慨赴死。

一个智慧的人,在群体中积累的,只有愚蠢。他们不需要为自己何所思何所为支付半点智商,所需要的,只是鼓足力气摇旗呐喊—— “将日系车主打成植物人”,“吃肯德基是丢老祖宗的脸”,“土耳其政变是赵薇为分散大众注意力而策动的”……如此这般,屡见不鲜。这种群体特质,极易被利用,有不少人抓住这种归属感来驾驭群体,行不义之事。对群体中的个体来说,仿佛人一多就可以免责,就拥有了天然的正义。于是,胆子再小的人裹挟在群体中也变得自信爆棚。满满的归属感,这是一个合格的乌合之众所必备的素质。

第二,要有道德感。

个人到了群体之中,智商被普遍拉低,变得愚蠢。朋霍费尔说:“愚蠢是一种道德缺陷”。勒庞,也作如是观。他说:“群众太冲动多变了,不可能有道德关怀。”如果非要给群体贴上一种道德标签的话,就只剩名誉、光荣和爱国主义了,而这样的道德恰恰极有可能被当作行不道德之事的正义旗帜。例如,打砸进口产品,理由和逻辑是:爱国就是支持国货,支持国货就是清除进口货。

这样的人,无法与之讲理,因为你面对的,不是具体的、有人性的人,而是义正严辞的口号和标语。这样的个体已经将思考的能力与权力上交群体,进而上交给驾驭群体的领袖,他除了以群体之名彰显愚蠢、行不义之事外,别无用心,别无所能。

第三,要有想象力。

群体中个体没有理性思考能力,似乎是作为弥补,他们的想象力堪与鲁迅笔下的这些人媲美——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裸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,立刻想到性交,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”这飞一般的想象,简直就是群体个性的生动写照。

要驾驭这样的群体,只需掌握以下诀窍——只煽动不推理,只承诺不分析,只斩钉截铁,绝不犹豫不决。斩钉截铁地为群众献上承诺,且反复承诺,是领袖唯一要做的。剩下的,就由群众自己张开想象的羽翼,以示领袖的一呼百应。勒庞说:“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,也就同时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。”

有了这三个窍门,你就可以获得乌合之众的资格认证了。

事实上,勒庞所忧心的,不是群众的非理性,而是因群体破坏力而来的文明结构的腐烂。一旦多数占领“道德”高地,真正的道德力量必然失势。由少数精神贵族构建起来的文明,也将随之瓦解。勒庞指出,情感是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,人们被什么样的情感操纵,如何操纵,成为了决定文明走向何方的第一要素。

人一旦聚集,就会本能地服从于某一权威。这一点,在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构建“理想国”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。他认为,一个国家需要有王,一个理想的国家,需要有一个好的王,这个好的王就是哲学王。只有在哲学王的统治之下,一个国才能成为理想之国。然而,连柏拉图都无可避免的是,即便是哲学王,其哲学也是建立在一个高贵的谎言之上,唯有如此,才能建立起一个“想象的共同体”。人,是观念的动物,任何一个个体的行动,要以共同体的观念为前提,也就是以某个高贵的谎言为前提。

正是在这里,我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乌合之众,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反省:

数量就是正义吗?

要不要屈从于一个谎言,哪怕是高贵的谎言?

是否有办法将自己从大众中剥离出去,探寻另一种可能?

如果周围都是叫不醒的装睡者,我有没有独自醒来的勇气?

—————正文结束———

当你读完本篇文章时,你有两个选择:
1、你可以将它传扬出去,传播一些积极正面的信息,让世间多一点爱。
2、你也可以根本不去理会它,就像你从未看见一样。
但是,可能您的一个小小的分享动作,就可能照亮无数人的命运!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!
据统计,98%以上的人选择了分享与关注!

标题: 一个“乌合之众”的自我修养
地址: https://www.zhaowendao.com/index.php/archives/8869
请加微信: wxzhaowendao,转载注明: 朝闻道-每天五分钟 知行合一